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olet255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不气,不烦恼不孤单,是上帝赐予你短暂失忆的时间,愿美梦治愈你的难过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能理解些什么?  

2009-01-02 11:49:22|  分类: 感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她对我说,她理解昨天我博客里所写的东西了,那就是我心死了,不再喜欢她了。我告诉她那是误解,但她没有回应,我忽然想起来,我是一只蟑螂,她也是。

        昨天的愤怒非常激烈,所以昨天早上给我煮的汤圆我一个都没有碰,中午下午吃的什么东西我完全没有印象,吃了多少我也不记得了,心里只有一个火烧一样的念头:酒!酒!好不容易,家里的老人回去了,好不容易,两个老乡丫头回去了,好不容易,喝酒的同事来了。可惜喝酒时没有好的话题让酒也变得有些艰涩了,我只觉得眼皮一阵阵下坠,连叹息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自然,更没有力气对她说点什么了,而她看完我的博文之后也是情绪低落,好像我们俩从昨晚到现在没有说过一个字,除了“关上厨房门”、“电视小声点”之类的话。

       今早一样。我大概七点就醒了,但快十一点才起床。我不知道我闭着眼在想些什么。以前每次我看了关于探讨宇宙的文章之后都这样,那是因为一种恐慌,恐慌于宇宙的空旷与自己的渺小,恐慌于自己死去之后的万念俱寂,然后就只能祈求自己是在睡梦中死去,不用清醒地面对那一刻,最后就开始犹豫要不要信个什么教之类的。这次不一样,想的好像是这次的危机会怎么收场,以后的日子怎么度过,我还有什么选择之类。

        好几次我想直白地告诉她,我失望的是事,不是人,失望的对象是我自己,而不是别人,难过的是自己的无奈,而且这对她更有利,因为以后我不可能再象以前一样对她有这样那样的希望了,我自然会少很多她最讨厌的唠叨。她应该高兴才对,反正我怎么努力她也坚守自己的所谓独立原则,她在她家里怎么样就怎么样,从来没有为我象我希望的那样改变过丁点,以后我就是彻底放任她了,除了那条底线。当然,如果她越过底线,我以前所许诺过的报复实行起来会更没有顾忌而已。而且我现在的性格绝对更象她喜欢的网络小说里面的人物了,没有那么多废话,但保证干脆利落,甚至果决——这或许就是所说的男人的“成长”?

       夫妻之间的很多话需要通过博客来说,本身已经不能算正常了。以前,我们有什么话都是直说的,双方赌赌气发发火,都过去了,所以心里没有什么芥蒂,也就轻松多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我害怕她生气难过吧,很多话说得委婉甚至隐讳,结果她听了半截话的火气更大,冲突也就越来越多了。长久生活在一起的人,距离越近难道不应该越熟悉对方,更易于理解对方吗?——狗屁,说这话的人没有在真正的社会上待过吧?

       当语言有了越来越多的涵义,当利益越来越多地渗透进人际之间,当双方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忌,相互理解对方的可能性急剧下降,或许还是几何级数的。为什么20世纪西方哲学向语言学转向?现在我算彻底明白了。

       电影《东方不败》当中,令狐冲误将东方不败带走,感慨“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不能说话的东方不败感触颇深,但心中梗塞,难以取断,唯有神情复杂地望向令狐冲。令狐冲以为东方不败是扶桑歌姬,不懂汉语,于是忽的开怀一笑,坦然坐在东方不败身边,大笑道:“人的话意思太多,还有口是心非的,这就是天下是非的来源吧!也许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这样岂不最好?那我们永远都不会有恩怨。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就没有江湖了,我们也就不用退出江湖了。”——老子和休谟当可引令狐冲为挚友了!可惜任我行补了一句“有人就有江湖,你往哪里躲去??!!”悲剧还是悲剧啊。

        昨天下午,两个老乡小丫头在我家吃饭时,丈母娘在厨房半天没有出来,两个小丫头端坐着就是不拿碗筷,丈母娘觉得很惊讶,我只好解释说,她是唯一在座的长辈,她不拿筷子,小辈就开吃太不礼貌了,所以要等她。丈母娘说宜宾这边没有这么复杂的规矩啊,我心里一动,酸楚难言——我为什么要处在两种文化的锯齿之间啊?两边都不理解我,两边都不接纳我,两边都不认可我,两边都需要我应对。什么日子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