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olet255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不气,不烦恼不孤单,是上帝赐予你短暂失忆的时间,愿美梦治愈你的难过

网易考拉推荐
 
 

我确实不适合“表演”优质课  

2010-11-28 23:21:20|  分类: 感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周我被听课两次,一次是周二上午被专业评审组听了一次,当时以为不会听了,结果第二节课来了,郁闷;另一次就是周三下午的为近年进校的新教师讲的优质课了,而且要求要带学生。为此我是有点发愁的,最后不得不“贿赂”了一个专业课班级,千等万熬,终于等到了讲课时间。讲的内容是以前参加省优质课的马原的内容,只是增加了几幅新图片而已。但是这个事情却很长一段时间让我食不甘味,睡不安寝,而且迷糊得到了周三那天居然忘记要打印讲授资料的程度。我自问实在没有神马值得紧张的因素,但那种情绪和心态总是驱使我无法保持正常!开始讲课以后,看到来了几位副院长神马的人物,我更加有点放松不下来,开始讲课的时候居然连PPT都没有放映就进入了正题……后来听人说我刚开始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我实在有点无法理喻我自己的情绪变化的原因了!虽然按时完成之后,没有受到神马责难或者质疑,但是我的情绪还是无法稳定,结果竟然忘记了晚上不必上英语口语课,就一个人傻兮兮地在教室里等了大半个小时才反应过来,打了电话确认后才灰溜溜地回家去也。

       回想一下,我先后参加的省级的优质课比赛已经有三次之多,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最好的也仅仅是获得安慰性的三等奖,没有垫底而已。要追究原因,似乎每次都有神马理由,比如说本来是抽签是第四个,但前三个都是名校的,直接就挪到后面去了,我稀里糊涂就第一个上台去了(第一次),又一次是本来第二天上午讲的,结果砖家们不耐烦了,就要求提前讲,结果第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把我叫去讲了(第二次),去年的第三次我自己没有找出原因来,但砖家说一个是理论层次浅了,一个是资料有误。得,总结起来一个是心态不好,一个是水平不足,如果还要数,就是运气问题了。可都是致命伤啊!

        说实话,我也很渴望能获得某种肯定的,当初如果不是进校不久就获得一个青年教师优质课比赛文科组一等奖,我能不能坚持教书到现在都还难说呢。但现在我似乎陷入了某种奇怪的逻辑,或者说惯例:在学生面前表现优异,在官员或砖家面前表现拙劣,甚至如果我知道有别的班的学生来我这里听课,我都会发挥失常一段时间。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心态摆不正。

        其实,对我而言,上课是一种自我表现,是一种与学生“分享”个人经验的过程,所以我毫不在意学生的反感,总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待某个事件的真实态度,学生无论怎么样反对,我都是坚持到底,甚至在驳斥学生反对时还有沾沾自喜之感,似乎自己真的让学生体会到了自己的感觉和思考结果了似的。有的时候,我通过什么方式理解了什么内容,我倾向于让学生经历和我一样的理解过程,比如看电影,或者读原著,或者突然经历什么事件,学生大多数时候都是不理解的,甚至是误解的,但我始终坚持这种方法。很多时候,我觉得,我更多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存在形式来看待。(所以学生看我放的电影资料,得出的结论很多时候都与我想要他们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而我把电影的刺激片段截除,只保留那些学生不会注意到的细节,放给学生看,学生又大呼不过瘾,我真的是伤感难掩,甚至是寂寞似雪啊!)

       但是,在那些官员砖家面前讲神马优质课,却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直接对抗了我上课的基本出发点或者说基本取向——我不能和他们自如地分享我自己的感受或认识,我心里有一个无法克服的默认前提:他们不需要分享我的经验,他们拥有与我完全不同的经验和理解方式,那么,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他们能够接受我的教学内容呢?——束手无策了……而且,在给学生上课时,我的顾忌会小很多,因为我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自圆其说,不必担心乌龙问题。但在这些人面前,我很清楚,即使我有一万条理由证明我的说法或观点是正确的,但只要跟他们的看法想法不一致,任何辩解或争论都是白搭的,所以,我一定要能够揣摩他们的真实观点,不要与他们发生这种观点上的分歧,以免自找麻烦,这样一来,我说话不吞吞吐吐才怪了啊!

        还有一点就是,我对权威的反感与对抗心理。最让不能接受的是,我小时候一旦穿西装就会被人嘲笑,所以我非常反感西装,但是一般的优质课都要求教师“着正装”,而我偏偏是一个民粹主义者,无法认同西装是中国人最合适的衣着,所以我一般都是“庄重”地穿着比较休闲的服装上讲台,跟平时上课一般无二,这个衣着上的冲突也是让我减分的因素之一了。但我也实在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让步。

        听某位当官的当众夸奖一位得了大奖的教师的课是一场出色的“表演”,我先是不以为然,后来一转念,人家有何错?我上课难道不是“表演”,只是表演的形式方式和角色安排不大适合优质课这个舞台而已。所以二人转在东北村落的麦场上,相声在天桥的茶馆里都是无上的众望所归的表演形式,但到了电视上,到了春晚,就只能被喷(或者说唾面)了。既然自知如此,以后还是离那些场所远些好,免得自取其辱啊!

       另,听闻德云社弟子纷纷被春晚招安,郭德纲也声言“如果有需要”也会上春晚,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德云社之所以能得到我的认可,除了传统段子,还在于出了两个原创的段子——《我要上春晚》和《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让我敬佩于其勇气,沉迷于其辛辣。现在央视只可能是更霸道更无耻,绝无可能更开放,郭德纲上春晚说什么段子?《我要反三俗》吗?别糟践自己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