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olet255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不气,不烦恼不孤单,是上帝赐予你短暂失忆的时间,愿美梦治愈你的难过

网易考拉推荐
 
 

久违的师生争论变成了政坛恶斗?  

2012-10-27 22:11:04|  分类: 教学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政治系的学生在我上的一门专业课上提出了反对意见,给我写了很长一封信,至少有四五页纸,密密麻麻的,而且所写的内容是引经据典,水平不低,兼之感情丰富,我读过后大表赞赏,甚至给当时的女友读,也对这几个学生赞赏有加。当然,赞赏的下一步就是摩拳擦掌,反击回去——我一口气挑了十本书左右推荐给他们,其中有几本我手边就有,直接就丢给他们,然后对他们的提法一一辩驳,虽然我的字不怎么好看,但是写一封学术探讨性的长信,似乎对字体要求不高,于是就这么来回几封信,跟这几个学生倒成了不错的朋友,有一个叫王明铭的,毕业后到了北京打拼,头几年还跟我邮件来往,我当时还对2008年中国的基本形势做了预测,除了512大地震,其它的全都没有出现错失,当时我还洋洋自得了好一会。

所以,当9月中旬,第二周上课的时候,一个6班的学生上来说要表达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我还是很高兴的,而且听说他还专门做了PPT,我就觉得更开心了,好啊,有前途,够认真的。

这学生口才一般,不过耐性比较好,一开口就足足说了半节课。但是我的眉头越皱越紧,后来都开始有点气闷了——这学生的观点和理论内容居然是针对我上一次上课随口提到的几件事情的:一个是我随口提到,美国国会立法规定“比萨饼是蔬菜”,这表明美国民主是不真实的,据此,这学生翻到了介绍这事情的英文网页,还弄了一长段内容,介绍美国的宪政体制,当然暗含攻击中国的政治体制,顺便拿北朝鲜当例子来臭骂一顿;其次是大力为汪精卫翻案,翻案的理由有三个,一是汪精卫自己的文章,包括什么日本与之协议撤离中国的条约,二是汪的老婆陈璧君的家世与其对汪的爱国情怀的坚持,三是汪精卫被徐志摩写文称赞长得美……到这里我已经有点胀气的感觉了,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给他这么多时间了。但是,接下来他的话把我点着了。

在讲完课件之后,这学生明确地表态说,我是在误导同学们,希望我以后上课要严谨,不能信口开河,这会对他们的成长带来不良影响云云。

本来我打算此事轻轻揭过,表扬几句这同学的积极性,提一下相关知识,然后私下交流就完事了。但是这个表态一出来,我无论如何不能私下交流了,只能在公开场合开战了,开战,不是交流。这学生最后的那几句话摆明了是对我的学术态度和人品的根本否定,不,更严重,是污蔑了!如果今天不当面当众把这些问题阐明清楚了,以后我上课,学生还会听信我的讲课内容吗?我讲的任何内容,他们都可以直接问一句:靠得住吗?上次讲的不是被那个同学反驳了吗?那我还上个屁的课啊??学生提起我来,肯定是一个印象深刻——这老师被一学生问住了,还没有反驳回来!!!!这老师讲的课,还有什么是靠得住的?

仅仅是这一节,我就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了!我强抑着怒气上台去,现在回想起来我该把丫的课件也拷下来,逐页反驳的,但当时确实没有耐性了。面子话,表扬他的积极态度的话,必须说的,然后就该开始反驳了。

我从他的学习态度,到他的知识来源体系逐一开始了质疑,因为看他对美国宪政体系的那个课件描述,就很容易看出来,是从普通教科书或者网络上下来的,这样的学术水平我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冒一串专业词汇,越生僻越好,越奇怪越合适,镇住丫的再说,呵呵,当初我跟法学的刘浪在学生寝室执勤时争吵那么多回,当我白瞎的啊?不是专门学法学,至少法学前沿的词汇我知道吧?然后就开始骂汪精卫,骂陈璧君,孙大炮也顺带着挨点口水吧,激愤之下,徐志摩不是夸汪精卫长得好吗?我的回答是:“他是卖屁股的吗?要看长相来判断他的品质?”恶毒了点,但是我不后悔。甚至我延伸一下,徐锡麟暗杀满清总督,怎么死的?秋瑾仅仅是涉嫌,怎么死的?汪精卫当年暗杀的可是满清的亲王,怎么囫囵个儿就出来了,甚至未受拷打,连饿上几天的常见牢房待遇都没有遇上?就是被带去见了当时的皇太后就安然无恙地出来了?怎么回事?你还说丫的是坚定的革命志士?汪精卫怎么死的?抗战相持阶段的伪军跟当时的三光政策是什么关系?……

可惜啊!这是第二节课,而且这学生已经讲了大半节课了,所以我还没有过够嘴瘾就已经下课了。但是心里这样梗着真不是个事啊!

憋着一肚子气,当天就开始整理电子书,给丫的单独备课了,从视频到电子书,一股脑地都上!丫的不是说美国的宪政先进吗?来一本《帝国的悲哀:黩武主义、保密与共和国的终结》,美国人写的!《理解民主——经济的与政治的视角》,布来顿的,如何?《美国宪法概论》,美国人写的!《民主的理想与现实》,英国麦金德著的,够权威吧?《宪政与分权》,英国M.J.C.维尔写的,如何?要是老外的读不习惯,《宪政主义与现代国家》,三联书店出的论述集,如何?转头一想,这小子明显政治学底子不怎么的,问道于盲也没有意思啊!怎么办?老唐给你补补课!《比较政治学:体系、过程和政策》,这是基础!罗尔斯的《正义论》,这是老唐最推崇的!《国家的政治理论》,英文原版的!《后现代主义政治学》,英文原版的!《美国宪政主义》,英文原版的!《美国政党与选举》,英文原版的!《审慎、参与与民主:人民能统治吗?》,英文原版的!一冲动,我都差点奉送了一本《论法的精神》,还要是英文版的!如何?把底子铺好了再来跟老唐论战,也免得被老唐胡诌几个前沿名词就唬住了,那多没意思!而且还可以明确告诉丫的——这些书老唐没有完全读完,很多都是只挑了感兴趣的章节来读的!你丫的有本事全给读完了,翻着书来找我,难倒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个周第二次课的时候,我直接把这三四百兆的电子书专门拷了一个文件夹丢在桌面上,让有疑义的学生自己拷回去读,丫的不是拷个英文网页说那个比萨做蔬菜的事情吗?老唐拷视频过来,英国新闻!怎么样?哪个更有说服力?丫的不是给汪精卫翻案吗?懒得拿国人的研究来纠缠了,英国佬编写的《剑桥中华民国史》电子版拿去,提醒一句,学校图书馆三楼历史那个区就有纸质的,而且是80年代翻译的,学术比较独立的,自己找来看,顺便提一句,还可以找二战法国史,对比下二战法国贝当的维希政府跟汪精卫政权,然后再说话!稍微忍了一下,没有把陈璧君的事情都捅出来恶心人。那学生显然没有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大,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来拷那些书,倒是别的学生一下子上来一串来拷书了。

第二周第一次课,这学生又要去上讲台来讲了。准许!老唐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不知道这学生是下去请教了高人还是自己回去又仔细品咂了一番,这次又针对我第一次在课堂上反驳他的言论来了,而且胆大的就在于首先自报家门是计科学院的,第一个就说我乱扣帽子,自己根本不上论坛去,什么凯迪社区都没有听过,我直接把他划派是搞阶级斗争什么的。我一听就冷笑连连,自报家门,是怕期末被我整个不及格,那个时候就可以找人证明他是受我打压?太小看了老唐了吧?要整你,会留痕迹,会给自己添把柄?为了这么几句话就整你,老唐的自信就那么不值价,再说了,你这么一折腾,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兴奋了,课堂也这么有趣,骂街也这么有激情,都是拜你所赐啊!怎么舍得整你呢?没个2B青年来搅局,乐子确实少很多啊!不去西奴的论坛?论坛都不混,难怪水平这么低!!我搞阶级斗争?问题是,他居然说我把丫的划分到了左派!连左右都分不出来的货啊!我没有笑,但是有点抽筋啊!我的答复已经失去激情了:“谈论政治,不分左右?你对自己的性别有没有明确划分?是男还是女?要不你愿意当又男又女?不男不女?”没有看那学生的表情,我只顾着看其他学生低着头在那里不出声地抽筋了。

然后继续等丫的跟我争。可惜的是,课堂上再没有要求上来讲的人了,我也没有刻意留意那小子有没有来上课。

不过没有让我失望的是,这小子发邮件给我了。现转载如下:

 

在 2012-09-24 16:33:58,45515xxxx <4551xxxxx@qq.com> 写道:(为避免麻烦,做一点马赛克工作哈!)

唐老师:

     您好。

     我是您班上计算机系2011级创新班的xx(同样原因,马赛克了哈)。感谢您给我两次机会上台发表我的观点。也十分感谢老师您那么认真对待我的观点.........

     由于这次没带U盘,也没借到,所以没有上来拷贝资料。

     关于民主我还是存在几个疑问。    

     民主与不民主的界限在哪里?

     民主到底又是什么?什么又叫不民主? 

     个人觉得民主是一个相对的。我无法评定美国是否民主,但是相对“朝鲜”来说,他是民主的的吧?现在的中国相对于清朝,也是民主的吧?

     美国也有很多让人感觉民主的地方,当然,他也有很多不够民主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一味的说他不民主,也不能一味的说他民主?只有让我们知道他相对我们民主的地方,而又知道他本身的不民主的地方,我想大家才能很好的判定?

     您上午传的那些视频那些媒体,在现在的中国可能有吗?可以直接骂总统吗?

     认为你是恐怖主义,还要先起诉你,在中国可能吗?总统还要被司法机构制约,在中国可能吗?

     这些相对起来说难道不比朝鲜民主?

 

我的回复是:

发送时间: 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 晚上8:57

收件人: "45515xxxx"<4551xxxx4@qq.com>;

主题: 我不太明白你跟我争论的是什么

看起来我们之间的争论似乎是南辕北辙的结果。民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最民主的应该是原始社会里面;作为一种制度,在雅典时代是典范;作为一个形容词,可能是在19世纪中期,马恩开始闹反对资本主义的时候开始大面积泛滥,一战和二战之间开始流行,二战之后变成一种工具的;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你说的那个民主是什么意指。苏联指责资本主义不民主,更多是在制度安排上,比如对少数民族和女性地位的法律规定上;西方国家指责东方国家不民主,更多是在社会文化现象和政治文化上,包括资本主义的俄罗斯;至于北朝鲜,可以不讨论民主,因为个人崇拜带有强烈的法西斯倾向和封建文化特色,跟资本主义政治语体中的民主是没有沟通必要和可能的。中国的民主是想学习西方的制度,但保留东方的背景文化,以后有专门的课程要讲。

而我在课堂上跟你争辩的是,你指责我信口开河,误人子弟,误导你们同学们,而不是什么美国民主与否的问题。如果你是政府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记者,这种逐字逐句分析探究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你现在跟我争辩的,我不能让步。

 

这小子后来还来回复:

在 2012-09-27 21:27:18,4551xxxx4 <4551xxxx24@qq.com> 写道:

唐老师:
    我是因为你以“披萨是蔬菜”就说美国不民主,和你只是一味的说美国不民主才............
        1,没有那个学者给民主划定了界限,没有说在这个圈子里你就是民主,否则则不是。
    2,民主,是相对的。美国相对于中国,我就敢说他是民主的。
    3,你上次给的视频中,其实也说明了很多问题。在中国,你敢直接调侃主席?敢直接站出来说:................在中国,政府认为你有罪,还会先起诉你?等。
        所以,一个相对于民主一点的国家体制,会有效的监督那些违权的事发生(当然他不可能杜绝),也会有效的限制那些已经发生了的违权的事。而且,他能不断逐渐完善自己。我在美国体制看到了这个。虽然他也有很多腐败..........所以,你只是拿那些例子来说明美国不民主,无法说服我。而且,细看那些例子的背景,和媒体反映,和公众能反映程度,甚至和几十年前的类似法律比较,我觉得也并不能说明说明。
       但是,以上都不是我上来发表自己观点的原因。
       因为,你不说美国好的一方面,不举一些好的例子。相反,你如果只是说美国好,那我也会出来发表自己的观点。这,的确会误导人吧。要么直接让人以为,美国体制不好........
在你说话的过程中,我实在觉得你有句话很大意。那就是你说你所说的那些例子,都是你敢肯定了的。
就拿汪精卫来说,我们判断这些事情都各自由各自的标注和各自的分析面,而在这个事情上,其实很多学者也有很大争议。你敢说你就能肯定你自己是对的?
还有你说你一般都是“左右兼看”,我疑问的是,当你已经对一样事物有先入为主的想法之后,你如何保持,保证自己的客观性。从你说的:那些都是自己以为自己才是这个国家脊梁的人,那些大多都是一群在国外生活的人,那些是有国外资本.............你都这样以为了,还能客观?
还有,我想说的是:我的确真的绝对没有进过你说的那三个论坛,我也从来不玩论坛。
也许我的判定标准和你的不一样吧。
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标准,未必有正确错误之分。所以,请不要认为我是错的。
王国维这样的大家都还是支持复辟的。但是他错了吗?他的判定标准和革命派不一样而已。
还有,我其实也反对给政治家安上一个伟大的称呼。当然,这只是我的判定标准。我也没想过,你,必须得和我一样有这种标准。
格外,感谢您,老师。我是第一次上讲台。同时,和你“争论”的这段时间,我思考得更多了。谢谢您。
我也始终觉得,唯有有争论,有辩论,才能真正获得知识获得思维上的进步。谢谢您,老师。

 

我的回复是:

有一点需要注意,不要忘记这是大学课堂

大学课堂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无条件”,你可以无条件保留你的意见,与我争论,但我也无条件坚持我的判断标准,并阐述我的观点。你在课堂上当众指斥我学术不严谨,态度不端正,误导你们,那么,我必须明确地告诉你们,我这么表达的理由与根据。你要求我在课堂上说美国民主,不就是要求我服从你的观点,放弃我的观点吗?你想当然的结论当中,蕴含着想当然的逻辑——你认为美国是民主的,那么我说美国不民主就是不对的,所以我必须改正我的态度与你保持一致。

如果这是在私下邮箱里交流和争论,不存在任何问题,问题在于你是当众提出,如果你只是把前面的几个个人观点提出来,不涉及到对我的治学态度与基本立场和观念的直接当面的评判,我根本不会带着情绪地与你这样争执不休。但是事情已经公开化了,我如果保持沉默或者私底下答复你,必定会给其他同学一个明确的信号:对你的质疑和指斥,我采取了默认态度,那么以后我讲的内容,类似的所谓不严谨、误导人的问题还有多少?我讲的内容还有什么可信度?我不能承受这样的默认式的污蔑。所以我必须在公开场合下一一跟你辩驳。虽然耽误了正课时间,但是对其他同学或许是好事。

另外,美国民主与否,还是那个话,你把民主作为动词、名词还是形容词来看,结论完全是不一样的。正因为到处的宣传都是美国是民主的,所以我直斥美国的不民主。另外,大学教师如果连自己的价值观、自己的基本立场、自己的学术信念都不能坚持,对学生的质疑含糊其辞、自我怀疑,至少这个教师的大学执教资格是值得怀疑的。大学教师肯定有知识的不足,但是不能有人格和价值观上的含混、自卑与自缚手脚。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学术上和稀泥的,恐怕算不得负责任的学术态度,甚至不能算是真正的学术。

关于美国民主的问题,我已经失去和你继续探讨的兴趣了。你说“你上次给的视频中,其实也说明了很多问题。在中国,你敢直接调侃主席?敢直接站出来说:................在中国,政府认为你有罪,还会先起诉你?等。”在我提供的阅读书目当中,专门探讨过当前政治活动的娱乐化和表演化倾向,及其与现实政治监督、政治实效的对立和消解作用,严谨的名称是“逆启蒙化”。

上街游行,可以,电视上骂人,可以,绝食自杀,可以,但对政治进程毫无帮助,这是真正的民主?

你说“一个相对于民主一点的国家体制,会有效的监督那些违权的事发生(当然他不可能杜绝),也会有效的限制那些已经发生了的违权的事。而且,他能不断逐渐完善自己。”监督是制度和实务两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中国是在制度上相当完善,但是在实务执行方面的问题,也就是行政作风和行政行为方式上的问题,二者的区别我已经不想举例子证明什么了,美国监督有效,恐怕还是利益发挥作用更完善的结果啊,制度学角度讲,监督的最重要作用是防范违规事件的发生,而不是“有效的限制那些已经发生了的违权的事”,那是司法部门的事情了。“不断逐渐完善自己”这似乎也可以用来描述中国当前的法律进程和政治发展进程吧?

从这些基础细节来看,你对政治学,尤其是元政治学和比较政治学毫无概念啊。我提供了那么多资料,而且是两次提供,别的同学倒是积极在拷,我似乎没有看到你来拷回去。只是靠自己独立思考和琢磨,不接触成熟的理论成果,不接触相关实务,只怕不仅仅是事倍功半,还可以评价为缘木求鱼吧?至于你在哪个论坛混,我并不关心,其实,如果你在论坛混的话,或许你对政治理论还会更多熟悉度,也更能给我挑刺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